宝石矿物学

精華堂主:官印文件的真与假和王春云博士身份的真与假
更新时间:2019-12-21 18:02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贵院2018年9月12日关于咨询王春云以我单位名义开展工作的函己收悉,经调查核实,现回复如下:

  笔者正巧于2018年11月2日上午在广州拜会了王春云博士,就此向王春云博士本人询问了《回复函》的内容,对话内容如下。

  答:《回复函》第1条说得对,我不是在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得到的博士学位,我是中国科学院的矿物学博士,具体而言是中科院广州地化所的矿物学博士,但我的博士学位是1995年由中科院地化所授予的,而不是中科院广州地化所授予的。

  问:您出具的《科学科学鉴定报告书》和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有关系吗?

  答:关于《回复函》第2条,“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出具的《科学科学鉴定报告书》没有任何表述是隶属于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所以“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是科学家个人从事科学研究的,的确与单位无关。但是要说单位“不知情”就不符合事实了,近些年来有很多人到我供职的单位核实我的身份,比如光谱网记者调查、扬子晚报记者调查、江苏电视台两期老翡翠节目调查、消费日报网记者调查,单位哪里会不知道呢?

  这些年来这么多刑事和民事案子这么多的警车呼啸而入我的供职单位,这么多公安、检察、法院、律师甚至还有国安到我供职的单位取证我的身份,的确所里是够烦的,认为因为我给所里带来了负面印象,我是能够理解所里的。但是我个人为涉案翡翠珠宝提供科学鉴定意见和报告由我个人承担法律责任,不关我供职单位任何法律联系和法律责任,我在此再次严正声明。我以中国科学家身份出具的科学鉴定报告,救助了案件当事人,救赎了中国司法,这也是我个人对于这个社会应尽的科学家责任和义务,尤其是面对司法问题。

  至于我供职单位或是中国科学院是否对我形成负面观感或是因此采取负面法律行为,我坦然面对,坦然承担。相信中国科学院办公厅或个案专门评审委会给我一个比较公正的关于科学贡献、地位和名誉方面的评价,作为个人我只能这样了,你说呢?

  问: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经过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授权出具证书吗?

  答:《回复函》第3条说得也对,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没有给王春云古翡翠珠宝工作室授权,因为是科学家个人的工作室不需要任何人授权,这是国际常识。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也没有开具授权证书的机制和资格,当然也就谈不上给任何人授权了。

  老翡翠研究的第一步就是岩矿鉴定,我是研究人员,作岩矿鉴定是我科研工作的基本内容。科学鉴定是科学家接受社会的委托,服务于社会的需求也是科学家应尽的社会责任,国有的科研机构和科学家都是纳税人供养的,专业科研人员以专业科学知识服务回报社会是理所当然的。本人之所以以科学家个人名义签署科学研究结论,是因为老件翡翠的天然属性被传统的鉴定机构给无据错判为被充填了合成树脂胶、被染了色,这完全是事实的颠倒,给科学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是我在全世界第一个为社会出具和商检机构相反结论的科学研究结论的。难道各种各样的“百年财富一朝归零”的冤案大家没有看到没有听说过吗?

  并且,我要澄清的是,我做的不是商业鉴定服务,而是以科学家的身份给社会作的专业范围非常有限的科学鉴定,我签发的是“科学鉴定报告书”。并且,商业鉴定是产品质量技术监督方面的技术鉴定,在技术鉴定面对翡翠行业中出现了人类未知的严重科学问题、无法解决社会诉求的时候,我才会接受社会委托就翡翠行业遭遇的科学问题进行科学鉴定。党和政府对中国科学院寄以厚望,希望科学家以专业知识服务社会,回报社会,我就是这么做的。

  答:近些年来有很多人到我供职的单位核实我的身份,单位的答复有“不认识”、“查无此人”、“此人可能走了”等等与事实相违背的说法,这次甚至是要“将对其诉诸于法律”,那么请大家关注看看我的供职单位以什么案由起诉我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如何鉴定红宝石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